新闻快讯
< >

报告:多国政府利用网络水军对付政敌!

E安全7月23日讯  据彭博社报道,位于美国加州的无党派公共政策研究机构未来研究所(IFTF)下的数字情报实验室近日发布一份报告,披露了七国政府资助的网络暴力(Trolling)行为,这些国家包括美国、阿塞拜疆、巴林、厄瓜多尔、菲律宾、土耳其和委内瑞拉。

此外,彭博社还罗列其它国家的网络暴力证据。

QQ截图20180723111133.jpg

报告写道:“这些活动可体现现代互联网的规模和速度。某些国家正在使用他们曾经认为是威胁的工具,从而将信息技术作为政权巩固和社会控制的手段,推动虚假信息行动,并以比此前更大的规模推动政府宣传。”

社交媒体沦为重要的政治工具

彭博社报道指出,这份报告由 Google 委托但从未发布的一个项目发展而来。Google 技术孵化器 Jigsaw 部门的研究人员曾记录了恶意行动,这些活动看似是自发行为,但实际上与政府有关联。

据外部研究人员获取的一份未发布的 Google 报告副本披露,这些活动通常在高度集中协调下运作,并部署网络机器人和集中管理的社交媒体账号,旨在打压异见人士。

“信息淹没”战略

为了应对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社交平台上出现的革命和社会运动,多国政府开始审查内容,禁止访问社交媒体,并使用监控技术监视公民。然而,实际上通过大量的虚假信息和匿名威胁来简单地淹没这些社交平台更加有效,研究人员将其称之为“信息丰富”(Information Abundance)战略,而这正是由社交媒体的迅速传播能力所促成的。

QQ截图20180723111946.jpg

Google首席研究员卡米尔·弗朗索瓦表示,土耳其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自2013年伊斯坦布尔 Gezi Park 抗议活动以来,埃尔多安政府启动线上和线下活动将社交媒体“变成了土耳其社会抗议的一个近乎死亡的区域。五年之后,几乎没有组织性的活动存在。”

虚假账号之战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努力应对国家政府等为操纵其平台投入的大量资源和独特方式。数百万的虚假账号利用这些公司的算法,操纵用户所看到的内容,并通过位置欺骗等技术使集中控制的账号看起来更加真实。

据报道,Twitter 在2018年5月、6月关停了7000万个虚假和恶意账号。该公司表示已采取预防措施解决网络暴力问题,并称任何形式的这类自动化行为都违反了 Twitter 规则。 Facebook 也宣布将会删除煽动暴力的错误信息。

彭博社报道指出,专家表示,这些公司需要做更多工作才能面对这样一个事实:这些平台被世界上一些最具压制性的政权所使用。美国华盛顿大学的通讯教授凯蒂·皮尔斯表示,“人们有时会担心阿塞拜疆会关闭 Facebook,因为 Facebook 是该国政府控制最有效的工具。”在独裁统治和民主国家中,社交媒体被用来对抗对手。

1532315643948063776.jpg

网络水军的崛起

彭博社报道指出,不少国家利用社交媒体对抗对手,并举例进行说明,如下:

阿根廷

据报道,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政府拥有自己的“水军”,但马克里的发言人予以否认。

奥地利

记者,尤其年轻女性在社交媒体上遭受具有组织性的暴力威胁。国际新闻学会的一项研究发现,右翼奥地利自由党领袖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对个别记者发起网络暴力活动。

阿塞拜疆

数万名公民接受了如何使用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培训,一个与政府有关的青年团体创建了数百个网站和博客,旨在推动“阿塞拜疆真相”(Azerbaijani Truth),其中包括抹黑政府的反对者。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凯蒂·皮尔斯表示:“他们基本上是培训人们执行这些网络暴力活动”。

巴林

根据未来研究所的报告,在2011年反对巴林君主制的起义期间,一个由政府支持的 Twitter 账户公开批评者的个人信息。

印度

印度记者 Swati Chaturvedi 在《I Am a Troll》一书中记录了印度人民党(BJP)如何创建自己的“IT小组”(IT Cell)在线抹黑并威胁政敌。Chaturvedi 称,该小组经常针对女性,并对 NDTV 的记者 Barkha Dutt 发出强奸和死亡威胁。

墨西哥

雇佣水军针对记者、活动分子和政治对手发起暴力死亡威胁和诽谤活动。被称为 Peñabots 的自动账户被用于“标签中毒”:这种技术旨在误导使用社交媒体协调行动的活动分子和抗议者。

菲律宾

杜特尔特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在网上培养了一批狂热追随者,然后利用社交媒体平台骚扰对手。记者玛丽亚·雷萨曾调查政府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影响公众舆论并瞄准对手,她也因此称为国家支持型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她的媒体公司目前正在接受政府调查。

俄罗斯

作为信息战的发源地,俄罗斯已掌握了将社交媒体用于 “影响行动”的战术,并成为此类战术的主要出口国。2018年,一家“巨魔工厂”的运作者遭到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起诉,指控罪名包括创建数百个虚假的社交媒体账号散布阴谋论,并引起美国的政治分歧。

美国

未来研究所将美国作为“国家煽动”网络暴力的一个例子,“政府与攻击之间保持一定距离”,使用代理发出国家予以支持的信号。例如,特朗普总统将记者称为“人民的敌人”。

越南

越南人民军表示,至少有1万名“网络部队”在社交媒体上监督“错误观点”,这是其正在进行的信息战的一部分。

韩国

韩国国家情报局(NIS)已承认利用其心理行动部门的资产干预2012年的总统选举。 NIS 内部调查结果显示,多达30支团队负责“在线传播亲政府的观点,并压制反政府观点”。

E安全注:本文系E安全独家编译报道,转载请联系授权,并保留出处与链接,不得删减内容。联系方式:① 微信号zhu-geliang ②邮箱eapp@easyaq.com
@E安全,最专业的前沿网络安全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全球网络安全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E安全」(EAQapp),或登E安全门户网站www.easyaq.com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