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特朗普的数字战略:社交媒体成为新型战争武器

题记:                    

各位看官,早上好!早上起床,如果手没有空,小编我会听听知识付费的APP,如果手还能闲得出空,我会在朋友圈依次从上往下点“赞 ”,不管什么内容。所以作为点赞惯犯,难免会错点,比如:1、要求点进去投票,不要赞的;2、难过的内容。有的同学会自言自语的总体回复自己发的朋友圈说:“我如此难过,你却点赞”虽然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但看来点赞的人不少。所以,大拇指轻轻压下心形图标,大多数时候发赞方仅仅是一种快速响应机制,可是对于被赞方而言,却催分了多巴胺,像飞一样的感觉。在微博上点赞,相对而言,小编会吝啬很多,对于自己真正喜欢的内容,才会点赞,甚至不点。所以微博、推特这种公开的社交媒体,是检验己己个所发票圈质量的高标准。如果上升到名人政客维度,他们所发的推、所发的朋友圈,就不仅仅是刺激多巴胺这样简单了,一个赞或许像一颗子弹,打向政敌的胸膛。特朗普是推特总统,马斯克是推特钢铁侠,他们不爱主流媒体,或者他们也不受主流媒体待见,是怎么结下的梁子,这里不作讨论。记者是曾经的无冕之王,现在特总借助票圈做起了推特之王,不再通过媒体转手,在推特直抒胸臆,修身齐家治国搅天下。而那些赞和评论,把特总形象塑造得更加鲜艳夺目,推动着社会走向一股看不见方向的泥石流。今天小编给看官们介绍《LikeWar》,一本分析社交媒体武器化趋势的书,这本书称,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有违几十年来积累起的社会、政治以及技术趋势,而正是这些趋势又催生出互联网与社交媒体,改变了我们相互控制、监视与互相伤害的方式。鸡生了蛋,蛋生了鸡,他们却不再回眸,而是衍变成一种全新物质,撞击出一个全新世界。下面,一起看看特朗普的数字战略。

“只要「决胜」互联网,你就有可能赢得斗争、选举甚至是你死我活的较量。”

就在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意外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后的24小时之内,一位监控全球社交媒体的数据科学家统计出令人惊讶的结果——网民们发出了近800万个“Fuck”作为回应。

特朗普的数字战略:社交媒体成为新型战争武器 -E安全

新型通信机制如何引发新型战争?        

这一有趣的轶事被收入《LikeWar》一书当中。这本即将出版的,关于社交媒体武器化趋势的书由 P·W·Singer 与 Emerson Brooking 共同撰写。他们写道,特朗普的当选确实“震动了整个政治制度。”

不过身为华盛顿特区新美国智库战略师的 Singer 与美国前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的 Brooking 进一步解释称,特朗普的意外当选确实有违几十年来积累起的社会、政治以及技术趋势——正是这些趋势催生出互联网与社交媒体,改变了我们相互控制、监视与互相伤害的方式。

特朗普的数字战略:社交媒体成为新型战争武器 -E安全

Singer 与 Brooking 在全书的引言部分写道,“这本书与特朗普总统当选无关。相反,这是一本探讨新型通信机制如何引发新型战争的书。”

《LikeWar》内容核心:特朗普的数字战略        

下面对这本书的内容进行概括

1968年,两位心理学家撰写了一篇论文,其中提到计算机在理论上能够成为通信设备。美国国防部采纳了这一观点,并在1969年创造了专门用于军事的 ARPANET——也就是如今互联网的雏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于20世纪八十年代接管了该项目,并在九十年代将其推向大众,事情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根据 Singer 与 Brooking 的统计,1987年全球互联网用户为2万8千名;如今,这一数字已经增长至数十亿。

  • 2001年,维基百科上线。

  • 2004年,扎克伯格创立了 Facebook。

  • 2006年,Twitter 诞生。

  • 2007年,苹果公司推出具有互联网接入功能的 iPhone。

  • 而在2009年5月4日,特朗普应推文邀请首次出现了真人秀节目当中。

特朗普的数字战略:社交媒体成为新型战争武器 -E安全

特朗普发布的第一条推文

Singer 与 Brooking 在书中写道,两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随着特朗普开始更频繁地发布推文,他的帖子内容变得更趋于政治化,事实性陈述也越来越少。事实上,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存在感为他的总统竞选之旅提供了有力支撑,而 Singer 与 Brooking 估计这至少为其带来相当于50亿美元的免费宣传效果。

“剑桥分析”与网络水军「决胜」互联网

此外,特朗普还获得了来自菲律宾点击农场、美国“假新闻”供应方、现已解散的数据挖掘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在 Facebook 上伪装成美国选民的俄罗斯特工以及聚焦在 4chan 与 r/the_donald 上的网络水军等的帮助。

特朗普持续发布推文,利用社交媒体动员着他自己这批规模不大但却忠诚度极高的支持者群体。反过来,他也凭借总统职位之便颠覆着美国的联盟与政治规范,放大白人民族主义情绪、恐吓新闻界,甚至暗示应对朝鲜进行核毁灭。

在 Singer 与 Brooking 看来,特朗普的数字战略完全是在以病毒式网络传播自己的观点——这种作法与其它通过网络散布政策、宗教教义或者恐怖情绪的激进组织甚至是街头帮派并没什么区别,都是在以搏人眼球的方式针对特定受众反复进行信息轰炸,从而达成自己的洗脑目的。

Singer 与 Brooking 写道,“为了「决胜」互联网,人们必须学会如何将陈述、真实性、社区以及洗脑等元素整合起来。只要「决胜」互联网,你就有可能赢得斗争、选举甚至是你死我活的较量。”

数字战略屡试不爽: ISIS、特朗普都在用        

特朗普成为《LikeWar》一书的核心,但作者原本并不打算如此。Singer 在采访中表示,他和 Brooking 早在2014年就开始构思,当时 ISIS 势力占领了伊拉克的摩苏尔市。Singer 回忆称,当时他们思考“这个团体是哪来的?他们是如何完成这些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的?他们如何击败规模更庞大、由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训练并武装起来的军队?”

Singer 补充称,“其中最突出的无疑在于社交媒体元素。ISIS 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并获得胜利,一大主要方面就是与名人、市场营销人员以及年轻人们采取了同样的自我宣传与包装策略。”

特朗普的数字战略:社交媒体成为新型战争武器 -E安全

换言之,特朗普的当选“基本上证实了我们当前所处的困境,只是让我们更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

《LikeWar》的成书过程也让作者们获益匪浅。在某种程度上讲,社交媒体在当下的日常生活当中已经根深蒂固,而 Twitter 与 Facebook 等似乎已经很难摆脱武器化的必然命运。作者写道,“政治已经将信息战视为一种重要手段,暴力冲突也越来越多地以在线舆论的形式打响。”

一个“赞”,一个立场

Singer 补充称,“我们点下的每一个“”,实际上都是在支持对抗中的某一方。从选举到战争都是如此,关注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力量。”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通往未来的道路还留有一丝丝乐观的光亮。《LikeWar》一书中也聚焦于一些鲜为人知的个体,他们对真相的探究与努力值得我们关注,例如利用社交媒体追踪战犯的网络记者以及使用 ISIS 平台号召打击极端主义的穆斯林裔美国女性等。

Singer 指出,“与任何技术一样,社交媒体既可用于恶行,亦可成就善举。这也成为其中的价值所在——即帮助人们为了良知而斗争。”

E安全注:本文系E安全独家编译报道,转载请联系授权,并保留出处与链接,不得删减内容。联系方式:① 微信号zhu-geliang ②邮箱eapp@easyaq.com
@E安全,最专业的前沿网络安全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全球网络安全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E安全」(EAQapp),或登E安全门户网站www.easyaq.com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