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川普废除“网络中立”原则垄断互联网!我国IPv6该加速了!!!

我必须打败包括布什王朝在内的17个非常有才能的人,然后我必须打败克林顿王朝,现在我必须打败一个虚假的政治迫害,以及所有在IG报告中被报道的不诚实的人。永远不要忘记那些假新闻媒体。它从未结束!    

川普废除“网络中立”原则 对我国构成挑战!-E安全

这篇充满斗志的推文出自一位刚刚过完72岁生日的老人,可以看出他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性格。

近日大量媒体报道,川普已批准针对中国50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征收25%的高关税。但同时,川普还引爆另外一个“核弹”:川普上周四宣布取消奥巴马时期的”网络中立”原则。这是个极其重要的消息,尤其对中国而言。这样美国就有了对中国实施断网的权利。现在中国的供电、金融、交通、政务等都已充分网络化了,网络化程度远远高于世界任何国家。假如电力系统断网,麻烦就更大了,前些年,美国的某城市就做过这个演练的。

川普废除“网络中立”原则 对我国构成挑战!-E安全

美通信委员会在公告中表示,原法规(2015年奥巴马政府制定的“网络中立”法规)将于2018年6月11日正式废除。新法规允许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提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屏蔽这些网站或降低访问这些网站的速度(就是断网的意思)。其实所谓的“中国国家主干网”是不存在的,国内的移动、联通、网通的网宽都是租用美国、日本、东南亚国家的,然后再高价二次出租给中国网络用。

放弃网络中立,就意味着可以实施网络攻击和网络战争。美国拥有网络的最终決断权(最终技术),而不仅仅是常识性的软件芯片,操作系统等。前些年,美国曾利用CIA的“网络炸弹"项目,成功地令伊朗核设施报废,而当时伊朗用的就是与外界隔绝的所谓局域网。后来伊朗不得不恢复了传统的纸质记录储存手段。

特朗普要完成美国总统使命,要兑现对美国人民的诺言,顶级富豪无需为自己谋利,剩下只是荣誉,英雄和英雄背后的团队为荣誉和信仰而战,不是给一点面子和下几级台阶能应付得了的。(转自特朗普推文解读)

美国网络中立立法背景和影响及FCC废除网络中立的主要动因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自克林顿政府时代就试图对网络中立进行立法,至今已有20年历史。期间,围绕着电信业务的分类、电信和互联网两大行业发展空间的权衡、两党政策偏好的博弈等事宜,FCC一直在“中立”和“不中立”之间徘徊。

2015年2月,受时任总统奥巴马和民主党的鼎力支持,FCC出台《互联网开放条例》,向网络接入商提出“史上最严”三条禁令:

一、禁止封堵,即禁止网络接入商对合法的内容、应用、服务、无害设备进行封堵。

二、禁止对网络流量进行干预和调控。

三、禁止付费优先,即不允许网络接入商在公共互联网上设立“快车道”,禁止其在收受额外费用的基础上,对部分网络内容的传输给予优先待遇。

除此之外,FCC将宽带互联网接入业务(BIAS)从“信息业务”调整为“电信业务”,一举扫清此前对FCC是否具有互联网监管权力的质疑,而FCC具有对BIAS业务的监管权力则是其出台网络中立政策的基本逻辑前提。

而在2017年12月14日,FCC委员会以3:2投票废除《互联网开放条例》,FCC声明,对宽带互联网接入业务(BIAS)实施“重度监管”的网络中立政策,增加了整个互联网生态系统的潜在运行成本,因此,FCC将重拾20年前的“轻管制”方式,以刺激增长,恢复市场的开放和自由。其次是业务分类调整。BIAS业务由《1934年通信法》第二章“电信业务”重新划归第一章“信息业务”目录之下。

而废除网络中立的主要动因,记者采访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沈玲,其表示:根据2017年11月底《关于重新安排互联网自由相关政策之行政令》看来,FCC决定废除网络中立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首先,网络接入业务基本属性的认定变更。FCC认为,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宽带接入业务应当是一种有价商品,而不是公共产品,不应当被视同水、电、燃气之类的公共服务事业,不应当采用对公共服务事业的“重度监管”方式。

其次,电信企业积极性被打击,宽带投资下降。自2015年2月FCC出台网络中立政策之后,美国宽带基础设施投资出现了自2009以来的首次回落,2015年和2016年全国ISPs宽带投资总和同比分别下降3%和2%,而以AT&T、Verizon、Comcast等为代表的美国前8大运营商在2015年和2016年的宽带投资总和下降5.6%。对于这样的结果,美国产业界、经济学界和FCC都认为,网络中立政策是打击电信运营商投资积极性的直接原因。

除此之外,在沈玲看来,监管机构领导层变更、美国两党更迭是FCC废除网络中立的间接原因。早在2015年,时任FCC委员的潘基特(Ajit Pai)在内部投票环节就代表共和党向网络中立投下了反对票,2017年2月,潘基特被特朗普总统提名为FCC新主席。公开资料显示,潘基特具有电信运营商背景,曾经是美国电信巨头Verizon公司高管。此外,奥巴马时期执政的民主党代表的是硅谷互联网公司的利益,FCC出台了有利于互联网行业的网络中立政策,而目前执政的共和党代表的是军工、电信、石油、地产等传统行业利益,因此,FCC新主席、共和党人潘基特上任的第一件重要工作,就是废除网络中立政策。

解禁网络中立:为运营商注入创新活力,互联网企业迎来挑战        

在通信行业专家陈志刚看来,所谓网络中立,核心在于网络运营商不能对互联网内容商进行与价格相关的差异化的服务策略。这里面其实包含两点,一是互联网厂商向运营商付费,为其用户提供更高服务质量保障的流量服务;二是用户付费,从运营商中获得不同的网络服务,主要是不同带宽等级的服务。

陈志刚认为:网络中立的实行,也让运营商及其投资者失去了投资的动力,长时间的实行则会是一个完全没有管理的网络,会降低每个人的接入服务质量。就像高速路免费的节假日,必然是造成拥堵,人们用时间换金钱。反之,废除网络中立法规,则能激发电信运营商的投资积极性。

而且电信运营商(宽带业务提供商)将迎来重大利好,预计宽带基础设施投资积极性将会得到明显改善,偏远地区的“数字鸿沟”问题有望重新得到解决。具体到Comcast、Verizon和AT&T等传统电信巨头的权益,一方面,可以在网络上单独辟出“快车道”,按照传输服务质量的好坏向互联网企业收取高低不等的传输费用。另一方面,对自家的内容业务进行优先传送,比如Comcast对于旗下所拥有大型媒体集团NBC环球,Comcast可以优先传送NBC的业务内容。对于特定的流量内容、特定软件和服务,电信运营商有权进行限制。

但废除网络中立性法规,SA分析师杨光认为则会造成美国互联网的创新环境,容易造成大公司的垄断,因为大公司有足够多的资金来获取和影响运营商的网络服务,而小公司没有,这对初创公司不公平,会遏制创新。

同样沈玲也认为,网络中立废除最终将加剧互联网行业的两极分化。首先对于互联网巨头,比如谷歌 Facebook, 微软等,将被迫向电信企业缴纳所谓“网络快车道”的费用,购买高质量的服务。但由于互联网巨头的雄厚财力,预计不会有太多负面影响。其次对于互联网小企业,由于没有网络中立政策的保护,初创企业的网络传输质量可能会下降,传输成本可能 会提高,长此以往将影响网络创新与企业成长。也正因为此,美国网络中立支持者认为:“FCC废除网络中立政策,毁掉的不是谷歌,而是下一个谷歌”。

但与此同时,网络中立的废除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也将是一个挑战,12日,美国邦法院无条件批准AT&T(美国最大电话电报公司)收购时代华纳,而这一裁定可能被视为其他潜在合并案的风向标。几乎可以肯定,康卡斯特很快便会跟迪士尼摊牌,展开对21世纪福克斯的收购......

而且AT&T公司公开表示,这项收购计划旨在迎战当前数字时代的竞争,尤其是更好的与塑造流媒体电视产业的亚马逊、谷歌和Netflix等科技巨头竞争,让消费者获得更多的选择。

但在杨光看来,美国网络中立法案实际上是美国电信运营和互联网行业之间的博弈过程,这是个动态的不断发展变化的,类似钟摆的过程,前几年向互联网方面摆得比较多,现在在摆回来,未来有可能还在摆回去。

加快IPv6规模部署,中国有机会抢占先机        

由于美国是IPV4网络的控制国家,主要根服务器都在美国境内。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网络地址都是由美国分配的,所以只要美国动动手指,敲两下鼠标,就可以限制其他其他国家的网站的访问和网速,甚至是直接掐断所有网络。

而之前美国通过的“网络中立”原则限制了美国的动作。按照这一原则,美国不能随意对其他国家的互联网经行阻拦。

但这一次,废除“网络中立”原则后,美国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操作了!毫不夸张的说,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美国的互联网压力之下。无一幸免。

看来是时候加快我国IPV6的网络建设了,只有打破了美国对互联网的垄断,才能彻底摆脱受制于人的尴尬局面。

IPv6是替代现行版本IPv4的下一代IP协议。由于IPv4最大的问题在于网络地址资源有限,严重制约了互联网的应用和发展。IPv6的使用不仅能解决网络地址资源数量的问题,而且也解决了多种接入设备连入互联网的障碍。

在过去的IPv4管理体系下,美国依靠技术优势已主导根服务器近30年,美国控制了全球绝大部分的根服务器,也掌握了绝大部分的域名控制权。根服务器负责互联网最顶级的域名解析,堪称互联网的“中枢神经”。谁掌握了根服务器,就相当于谁掌握了整个互联网。

现在全球一共有13台根服务器,美国就独占了10台,包括1台主根服务器和9台辅助服务器,其他英国、瑞典、日本各一台辅助服务器。而中国作为全球网民最多、互联网访问量最大的国家,却连一台根服务器都没有,成为受制于人的一大把柄。

网络战争已成为现代化战争中的重要部分,没有根服务器的国家面临的网络安全挑战则更加严峻。要想彻底杜绝类似事故发生,获得管理本国互联网主目录根服务器的管理权问题早已刻不容缓。近期的中美贸易战、中兴事件无疑在大家头顶敲响了警钟,让国人意识到不能再将互联网主动权任人把控。

为了打破IPv4面临的种种窘境,中国下一代互联网工程中心领衔发起,联合WIDE机构(现国际互联网M根运营者)、互联网域名工程中心(ZDNS)等,于2013年联合日本和美国相关运营机构和专业人士发起“雪人计划”,提出以IPv6为基础,建立面向新兴应用、自主可控的一整套根服务器解决方案和技术体系。

目前中国申请IPv6的地址数在全球约排第二位,但是使用量不高,渗透率仅为0.39%。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IPv6网络部署和用户发展情况。

川普废除“网络中立”原则 对我国构成挑战!-E安全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提出了规模部署IPv6的时间表:

  • 到2018年年末,市场驱动的良性发展环境基本形成,IPv6活跃用户数达到2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不低于20%;

  • 到2020年年末,市场驱动的良性发展环境日臻完善,IPv6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占比超过50%;

  • 到2025年年末,我国IPv6网络规模、用户规模、流量规模位居世界第一位,网络、应用、终端全面支持IPv6。

虽然中国比美国等发达国家晚接入互联网20年,是互联网行业的后来者,但我国是世界上较早开展IPv6试验和应用的国家,在技术研发、网络建设、应用创新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已具备大规模部署的基础和条件。而且IPv6新的结构预留了一些新技术空间,中国与发达国家起步差不多,依然有机会抢占IPv6时代网络信息技术产业发展先机。

川普废除“网络中立”原则 对我国构成挑战!-E安全

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在互联网世界中不再被人“卡脖子”,通过积极掌握主动权,让我国的互联网经济更加安全,最终赢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才能在美国实施对我网络攻击和网络战争中取得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