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2018年特朗普政府缺技术与网络人才

E安全2月21日讯 特朗普政府执政首年,约25%的CIO(首席信息官)与33.33%的CISO(首席信息安全官)以临时代理身份陆续加入“体制内”阵营。

特朗普于上个月刚刚迎来其担任美国总统的一周年庆,然而在此期间顶尖信息技术与网络安全岗位出现大量空缺,亦有前任官员表示政府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因更新缺失而遭遇老化,美国国家安全也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2018年特朗普政府面临主要技术与网络空缺-E安全


在这一年执政期间,约25%的首席信息官以临时代理身份加入部门以填补技术人才空白——不同于以由总统批准的永久职业CIO或政治委任人形式。根据Nextgov的统计,2017年这一比例较2016年有所降低,2016年的临时CIO比例高达三分之一。

约三分之一的政府机构首席信息安全官同样以临时代理身份工作。美国联邦首席信息官CIO、联邦首席信息安全官CISO以及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保护部门的两个最高技术职位也同样如此。

奥巴马政府时期前任联邦政府副首席信息官丽萨·施罗瑟(Lisa Schlosser)表示,“相关工作几乎都是在玩闹。领导层的缺失非常严重。”

IT体系需要转变:临时性CIO肩负什么职责

必须承认,以临时委任方式设置技术与网络安全领导者并不一定会给政府机构带来风险。大多数代理CIO已经在政府机构内工作了很长时间,且对其代理机构非常了解。然而,他们仍只是临时性质的照料者,通常不会在工作中做出重大变革。不过无论是前任抑或现任领导者,都已经达成一项共识:美国联邦政府的IT体系迫切需要转变。

施罗瑟表示,技术与网络领导者的精力往往被耗费在代理机构的事务之上,而这可能成为改革工作的杀手。施罗瑟解释称,“CIO是一位变革推动者,总在不断酝酿并实施变革。但如果身处某一机构很长时间,会很难看到其中有哪些制度需要改变。一旦习惯了原有的运作方式,将很难制定出颠覆性的变革流程。”

2018年特朗普政府面临主要技术与网络空缺-E安全

代理CIO“行动”存在重重困难

美国公共服务合作组织研究与评估副总裁马隆瑞·巴戈·布尔曼(Mallory Barg Bulman)指出,代理CIO与其他官员虽然拥有良好的职业素养,但很可能在推动重大变革时遭遇来自上级及下属的层层阻挠。布尔曼认为,“这种情况类似于孩子们的代课老师。并不是说代课老师自身素质不足,但在课堂上,这类老师的权力显然不如专职教师。”

就特朗普政府而言,任期第一年内的早期IT现代化推动工作已经在第二年内逐步取得成果。《政府现代化技术法案》将建立一个总值5亿美元的信息技术现代化基金,这项于当年12月通过并作为年度国防政策法案组成部分的指导方针,值得各级政府机构加以利用。

各位代理技术领导者亦需要调整自身业务以遵守去年5月发布的总统行政令,其具体内容包括要求采用商务部提出的网络安全框架,并要求高层机构官员对导致数据泄露的错误或管理不善问题负责。

美国技术委员会是由总统建立的特别小组,其于12月发布了一项IT现代化计划,要求各级部门增加对于云技术以及更多共享IT服务的投资。

而由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领导的另一个部门美国创新办公室,目前也在积极推动技术现代化转型工作。

缺乏魄力不敢干

德勤公司行政董事、前国防部长期官员戴夫·温拿格林(Dave Wennergren)表示,相当一部分代理CIO及其他官员本身并不相信自己能够作出重大决策,那么此类努力很可能受到阻碍。温拿格林表示,“从历史角度看,改革与建议正在越来越多地形成新的运营方式。应该把大胆的新想法变成现实,有必要让人们能够把想法贯彻到实际执行当中。”

2018年特朗普政府面临主要技术与网络空缺-E安全

大量高层职位空缺

除了技术及安全官员中的非长期职员之外,温拿格林还提到众多机构甚至是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当中,存在大量高层职位空缺,这些职位直接指导着整个政府的政策制定。

根据公共服务合作组织给出的统计,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1月13日确认了301名政治委员,而奥巴马政府与布什政府在同期任命的委员数量分别为493名与452名。截至目前,特朗普政府提名的官员为559名,落后于奥巴马政府的690名与布什政府的741名。

特朗普于9月提名玛格丽特·魏歇特(Margaret Weichert)担任美国政府管理预算局管理副主任,但参议院尚未批准这项任命。2018年1月初,美国国土安全委员会已经将魏歇特的提名上报给参议院。

温拿格林表示,新一届政府通常都想改变往届政府对技术及其它优先事项的管理方式的作法。而特朗普政府似乎加大了对美国技术委员会与美国创新办公室等特设、半独立及外部机构的投入力度,但填补技术及管理领导岗位空缺以执行上述外部机构变革建议的举措则显得相对薄弱。

温拿格林表示,这样的方式催生出很多要求作出颠覆性转变又大胆的新想法,但缺乏能够做出日常决策的前线人员往往难以确保这些变革的实际执行与正确实施。

温拿格林表示,“虽然变革性议程与颠覆性调整确实令人感到兴奋,但只有在切实加以实施的前提下,这一切才能够变为现实。”

温拿格林指出,大规模实施新技术的想法也可能受到预算不确定性的阻碍。他解释称,技术与采购官员在实施短期解决方案时若难以获得资金预算或者面对项目被关闭的威胁,则将很难建立起为重大新举措承担责任的信心。

新的轮转

特朗普政府任用外部人士的作法,将改变美国政府的运作方式。他还回答了本届政府早期提名速度缓慢的问题,并表示计划通过保留部分职位空缺来节约政府资金。

特朗普政府白宫网络安全协调员罗布·乔伊斯(Rob Joyce)2017年11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代理CIO(首席信息官)与CISO(首席信息安全官)并不属于特朗普总统计划内的空缺职位,美国国土安全方面的顶级网络安全职位同样将尽快特色合适人选。

乔伊斯预测,既然高层管理人员的岗位不会空缺,那么技术与网络安全空缺则有可能被保留下来。

自2017年11月以来,首席信息官的人员有所增加,但随着特朗普第二年任期的开始,距离新政策落实之间的周期可能不足以填补这么巨大的职位空缺。

奥巴马政府联邦政府副首席信息官施罗瑟表示:“技术发展如此迅猛。如果始终使用代理管理者,而非确立新的、永久的且致力于变革的领导人选,那么必将被技术时代甩得越来越远。”

E安全注:本文系E安全独家编译报道,转载请联系授权,并保留出处与链接,不得删减内容。联系方式:① 微信号zhu-geliang ②邮箱eapp@easyaq.com
@E安全,最专业的前沿网络安全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全球网络安全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E安全」(EAQapp),或登E安全门户网站www.easyaq.com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