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Facebook内部白皮书:特朗普团队较希拉里团队更擅长利用广告影响力

北京时间4月4日早间消息,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自夸他们比希拉里团队更善于利用Facebook的广告工具,而在大选结束后的几天发布的Facebook白皮书中,这家社交网络巨头的数据科学家也给出了同样的观点。“两个竞选团队都于2016年6月至11月间在Facebook上投入大量广告资金。”

这份内部白皮书的作者写道,特朗普的花费为4400万美元,希拉里为2800万美元,“但特朗普的Facebook策略比希拉里更复杂,而且更好地利用了Facebook对结果进行优化。”

Facebook内部白皮书:特朗普团队较希拉里团队更擅长利用广告影响力-E安全

这份白皮书由彭博社率先披露,里面描述了特朗普和希拉里两大竞选团队的细节差异,前者的重点是寻找新的捐献者,后者则希望确保希拉里获得更广泛的吸引力。数据科学家表示,特朗普84%的预算都用于呼吁人们在Facebook上采取捐献等行动,而希拉里只有56%。

Facebook尚未对此置评。

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投放了590万个不同版本的广告,并且通过快速测试来传播那些最能引发Facebook用户互动的内容。希拉里同期则投放6.6万个不同的广告。

知情人士表示,只有内部员工可以看到这份白皮书。该公司的员工经常会发布类似的内容,以便同事了解公司遇到的问题,并了解某些产品的工作模式。

一位Facebook前员工在3月初发给美国众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的邮件中表示,这可以帮助美国国会调查“通俄门”时提出正确的问题。例如,该白皮书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特朗普广告开支都关联了关于选民的第三方数据文件,然后利用Facebook的工具向拥有跟文件中相似姓名的人展示广告。希拉里的广告则瞄准了更广泛的受众,只有4%的Facebook预算花在类似的工具上。

“是不是俄罗斯特工给了特朗普团队一个名单,用来包含或排除Facebook广告的目标人群?”这位前员工问道。

谢安达在Twitter上表示,共和党几天后终止了众议院对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问题没有回答、线索没有调查、无数证人都没有传唤、传票也没有发出”。谢安达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但国会仍在关注因为另外一个原因使用Facebook上的第三方信息的行为:该公司有5000万用户数据被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而这家政治广告公司曾经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提供帮助。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即将针对这一问题首次前往国会作证。

扎克伯格面临的一大关键问题是: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出于广告目的上传了哪些Facebook用户名单。

Facebook仍在向国会调查员提供其他信息。该公司仍在清除俄罗斯互联网研究局(IRA)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内容,这家俄罗斯机构在大选之前使用Facebook来引导美国舆论。就在本周二,该公司还撤下了270多个由IRA运营的帐号和页面。

“这是从Facebook上彻底铲除他们采取的新措施。”扎克伯格周二在Facebook主页上说,“像IRA这样的组织都是非常老到的对手,他们在不断发展进化,但我们也会继续提升自己的技术,以便保持领先——尤其是在维护大选的完整性时。”(书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