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石纯民:数字化时代,亟须捍卫“数据主权”

随着人类进入数字化时代,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广泛应用于经济社会、国防军事等领域,世界各国对数据的依赖快速上升,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对经济运行机制、社会生活方式、国家治理能力、国防和军队建设等产生重要影响,国家竞争焦点正从资本、土地、人口、资源的争夺转向对数据的争夺。未来国家层面的竞争力将部分体现为一国拥有数据的规模、活性以及解释、运用的能力,“数字主权”将成为继边防、海防、空防之后另一个大国博弈的空间。中国作为数字经济大国,亟须提高自己的数据掌控能力,从国家层面维护数据安全,确保国家安全。

数字化时代,亟须捍卫“数据主权”-E安全

没有硝烟的“数据战争”已打响

随着物联网、云计算等网络新技术的应用和发展与普及,社会信息化进程进入数据时代,海量数据的产生与流转成为常态。未来20年,全球50亿人将实现联网,呈现出“人人有终端、处处可上网、时时在连接”的景象,这将使全球数据量呈几何式快速增长。预计到2020年,全球数据使用量将达到约40ZB(1ZB=10亿TB),将涵盖经济社会、国防安全发展各个领域。这些杂乱无章的数据原本价值不大,但经过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开发利用,发现其中蕴含的巨大经济和国防价值,不仅决定国际信息产业格局,还将深刻影响一个国家的国防安全与综合竞争力。

当前,以智能化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如果用“金字塔模型”来解释智能化,那么最底层就是数据化,第二层是信息化,第三层是智能化,最高层是深度学习。由此可见,智能化是基于准确的、可靠的数据,且是海量数据。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流将引领技术流、人才流、资金流、物资流,推动生产要素的集约化整合、协作化开发、高效化利用、网络化共享,从而形成新的资源配置模式,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经济运行机制,提升经济运行效率和水平。一场没有硝烟的“数据战争”正悄然打响。

今年1月2日,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公司与美国网络金融服务商速汇金公司的合并交易,声称该交易可能会对美国公民身份数据的安全性构成挑战。1月9日,白宫又以伤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中国通信巨头华为公司与美国通讯服务商AT&T的合作。特朗普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认为,数据信息是美国保持其技术优势的重要资源,一旦被他国获取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构成直接影响。

随着互联网与更多行业的深度融合,传输渠道的畅通,数据不再仅仅是枯燥的数字,而是可以转化为财富。有效数据的价值密度会越来越高,数据日益成为企业、社会和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资源,并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引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曾说,数据将成为“21世纪的石油”。早在2013年11月,白宫就推出“数据—知识—行动”计划,进一步细化了利用数据资源改造国家治理、促进前沿创新、提振经济增长的路径,让美国向数字治国、数字经济、数字城市、数字国防转型。

“数据主权”事关国家总体安全

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对数据采集、挖掘、分析,使得数据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海量数据正在成为经济社会发展新的驱动力,海量数据将重新定义大国博弈的空间,海量数据将改变国家治理架构和模式,海量数据将直接影响信息战,“数据主权”已事关国家总体安全。

数据资源事关国防和军事安全。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降低了零散数据的整合成本,解决了数据大而不可用的难题。当数据资源的完整性不断提升后,其功能也发生了质变。在不久的将来,运用个人数据信息对某个人或某个群体采取有针对性的心理战和信息战,从而引导其采取有利于某个公司或某个国家的行为将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务。伊拉克战争中,伊拉克军队许多将领个人信息数据因被美军为首的联军所掌握,在美军精准的心理战作用下,许多伊拉克军队高官集体叛变出逃,为战争失败埋下了伏笔。又如,利用健身软件记录跑步路线并分享数据,成为许多健身爱好者的日常习惯。前不久,名为“斯特拉瓦”记录健身爱好者运动轨迹的软件,根据收集的数据绘制而成的一份交互式在线地图,无意中暴露了美国海外公开或秘密的军事基地位置。过去,美国也一直借助互联网手段和信息技术对全球数据情报进行监控,先后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网络空间国际行动》等重要战略规划,确保自身在网络空间和数据空间的主导地位。

数据资源事关国防动员功能。孙子兵法曰,“多算胜,少算不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大量数据资源又如何算?信息化时代,要做到精准动员,就要准确地搜集各领域所涉及的海量潜力数据,通过分析这些数据,精确分析评估动员能力,精确计算可动员量。比如,通过数据分析每一个人的关注重点,能够分清哪些是潜在兵员,就可以有针对性推送征兵宣传资料;通过对力量状况、储备物资、转(扩)产能力、演训水平等数据的分析,就可以全面研判动员能力,掌握现实动员水平;通过对军事形势、敌情威胁、战争规模、作战目标、部队战斗力等数据的挖掘,就可以准确测算军事需求,做到有备于先;通过对敌我态势、作战损耗、急需资源、数量规模、质量要求、战场环境等数据的加工,就可以预测动员走向,科学做出决策。如根据高速公路的转弯半径、最大载荷等因素,可以自动优选动员集结路线、迂回路径等。

数据资源事关国家经济安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不仅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组织和规划生产经营,更能有效地进行判断和预测。所有这些,都能够为社会创造出巨大的财富,所以说得数据者得天下,数据已成为新的生产要素。然而要将经济生活中的情况记录下来,再格式化为数据,需要很多软硬件投入,需要大量的人工,因此其成本巨大。但是,一旦数据生产出来,对其进行复制就会容易很多。一个爬虫软件,就能让人毫不费力地在很短时间内下载到大量的数据。当这些数据一旦被对手获取,就等于摸清我们的底牌,导致经济竞争处于下风。

另外,利用海量数据还可以改变国家治理架构和模式,确保国家社会安全稳定。由此可见,数据资源事关整个国家安全。

全面编织数据资源安全网络

数字经济时代,由于数据已成为生产要素,世界许多国家已经认识到数据资源的重要性,纷纷出台措施保护数据资源的安全。早在2016年,美国就认为,作为国家重要战略资源的数据资源,需要从国家安全高度考虑对其实施保护,以维护数据资源的完整性、保密性和可用性,强化国家对重要数据的掌控能力。

把数据主权纳入国家核心利益的范畴,加强数据资源保护立法。目前,我国数据资源保护法治建设明显滞后,用于规范、界定“数据主权”的相关法律缺失,没有对保护本国数据、限制数据跨境流通等作出明确规定。金融、证券、保险等重要行业在华开展业务的外国企业将大量敏感数据传输、存储至其国外的数据中心,存在不可控风险。因此,要制定相关法规,对于政府、商业组织和社会机构的数据开放、信息公开等作出规范,没有国家相关部门的许可,严禁对国外组织或国家公开数据。目前,为保护本国的“数据主权”,美国、欧盟等纷纷出台数据保护法规。例如,欧盟今年5月将正式实施新的通用数据保护法规,大大扩展数据保护范围,包括基因数据、电子邮件、IP地址等等。该法规还要求各公司采取一种新的全面数据治理措施,包括数据剖析、数据质量、数据屏蔽,测试数据管理、数据分析和数据归档等。英国去年出台新的数据法规则规定,如果相关公司不遵守规定,一旦泄露用户数据,将被处以1700万英镑或者全球营业额的4%的罚款。

强化数据安全管理组织建设。数据安全组织管理是落实数据安全实践工作的首要环节。政府、企业、商业组织可通过成立专门的数据安全管理团队,自上而下地建立起涵盖各个领导层面的管理组织架构,保证数据安全管理方针、策略、制度的统一制定和有效实施。其中组织制定数据安全制度规程尤为重要,这是维护数据安全的重要制度保障。在数据安全防护实践中,数据安全制度规程提供具体的方式方法,避免了实际业务流程中“无规可依”的状况,是数据安全管理工作实际操作中的办事规程和行动准则,应引起高度重视。

强化技术保护手段。数据安全技术手段是保护数据安全的“枪炮”,将提供数据收集、使用过程中的安全工具,为落实数据安全制度规程、实现数据安全防护的总体目标提供技术支持,保证纸面上的管理制度要求在实际工作中切实得到执行,从而构建由数据安全组织管理、制度规程、技术手段“三驾马车”组成的安全防护体系,形成数据安全防护的闭环管理链条。目前,关键是要加强软硬件开发,如数据溯源技术、数据水印技术、数据加密技术、身份认证技术、数据发布匿名保护技术、社交网络匿名保护技术等技术的开发,以更好地对数据资源进行保护。(石纯民)

共有122篇相关文章
热门关键词
E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