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揭秘网络水军王国:任务、系统与小兵

一个月前,方敏成为了一名网络水军。她想知道,哪些明星在雇佣水军干活儿。“一开始只有18线的小明星”,很快她发现,大部分在线艺人都找过水军刷评论。论坛、贴吧试微,水军们的战场转移到了当下更热的知乎、微博。熟谙这个虚拟世界的游戏规则,方敏只用了半天时间。她感知到的是,水军隐匿无踪,却又无处不在。

揭秘网络水军王国:任务、系统与小兵-E安全

水军任务群

任务

方敏22岁,刚大学毕业,工作不稳定,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做“水军”能给她挣点手机话费、零食开销。下定决心后,很快,她在一个QQ群里找到了组织。

每天早上8点左右,方敏所在的水军群开始活跃,一打开手机,群里无数条信息涌过来。

方敏一般白天工作,晚上做任务。她潜伏在许多个水军群里,现实中,她躺在沙发或床上,身边放着两个手机。只要有信息跳出来,她可以秒速点开,抢任务单子。做一个任务大概只需要一二十秒。基础工作是转发,评论,点赞,一个都不能少。

方敏自称工作烦躁,就做水军“来解闷”。她接的单子来自群主齐洁,至于齐洁的单子从哪里来的,方敏并不知道,也不感兴趣。

正在读大四的齐洁是这个微博会员水军群发号施令的群主,也是“放单”的人,她从上一级客户那获得任务后,再将任务发布给队伍里的所有人。进入她的组织的所有人必须是微博会员,这样执行任务时,他们能获得一些优先权,比如带图片或大表情评论,更引人注目。

齐洁每天早上8点开始在群里喊话,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提醒所有人养号。所谓养号,就是在微博上发三条原创微博,或者转发其他内容的微博。养号的目的是让这个账号看起来真实自然,避免被平台查封。

“不养号就不能抢红包做任务”,一番动员和部署后,她开始在群里扔单子,每次发10至20个红包。她的微博链接放出来后,几秒钟后,一二十名水军迅速占领评论顶端,他们再彼此评论,点赞,像滚雪球般,形成一股语言风格类似,风向一致的声音。

他们占据那张无形网络的无数个节点后,后来的网友会优先看到他们的留言。

除了“放单”之外,齐洁还要负责验收,她悉数检查评论和点赞数量后,再将数据反馈给客户,这样下来,每天收入可以过百。

跟方敏一样,齐洁也是从一线水军做起来的。开始接的都是小任务,跟小明星合作。等她的团队做出“知名度”后就能接大流量明星的单子。

齐洁不知道,方敏经人推荐还加入了另一个水军组织“战斗组”。按圈子里的规矩,放单的人都互相抢人抢资源,要是被齐洁知道她脚踏两只船,她肯定会被踢出群。为此,方敏必须得小心翼翼。

相比微博会员群对时间和速度的严格要求,“战斗组”实行半小时制,同样先领取红包,领了红包的人执行任务,一个任务5角钱。

一个月下来,方敏越来越娴熟。她加入了几个不同的组织,每个组织的流程和工作内容相差无几,区别只在于“有的时间卡的没那么死板,结账是日结或周结。”

微博之外,知乎是方敏的另一个战场。上级会发给她提问的问题和要问答的内容,或者在指定的评论下回复规定内容,她只需要像机器人一样照单录入。只要提问和回答的网络链接在当天下午如果能够存活,不被系统删除,她就能进账一笔一块五毛钱的红包。虽然账号被封过三次,方敏并没有放弃的打算。

不打算离场的还有高洋。“进场”20多天,他陶醉于这种动动手指,就能掀起舆论热潮的操控感。

加入水军是他百无聊赖下的选择。他在读大学,想赚些零花钱,经过同学介绍,疯狂加入十几个水军群。他的手机被各种app捆绑,整天对着手机忙“业务”,主要作战平台是微博、知乎和豆瓣。

他自认掌握水军圈的生存法则,也自称是个有“底线”的人:不写黄文,不做盗版;除去扫码赚钱的不接,担心被人套钱;其余任务,一概不错过。

“黑人”的事他也干过,尽管“平白无故骂人不是件过瘾的事”,但对禁忌的挑战,有时能带来快感,就在这种毫无顾忌的谩骂中,高洋感到内心深处的冲动被释放。

“违心的话每天都会说,谁能保证自己一个月不说一句不实在的话。”高洋这样宽慰自己,在“水军”世界里,道德感是无用的、被摒弃的。

一切顺利的话,他一天能完成40多个任务,入账四五十元。他要求自己做个称职敬业的水军:满足客户需求,诚信放单。

不久前,有三个客户同时找到高洋,每人要求两个小时内完成300条评论,标价一角钱一条。一切交易最后在线上完成了。高洋不无得意,客户要的是流量,他靠的是诚信。

系统

方敏和高洋踏进了一个庞大而无形的系统。

方敏是这个系统里的微不足道的一员,没人知道她的姓名和年龄。和她一样,这里大部分人都是“90后”,大学生或高中生。在系统里,他们共享一个临时身份——水军。

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完成所有工作。知乎、微博、豆瓣、微信、淘宝等各种互联网平台,只要需要评论和流量的地方,都能成为他们的阵地。

他们的任务是帮艺人或企业做推广,黑竞争对手,或在淘宝上刷单。做这些的风险就是不断被人举报。高洋的三个知乎账号中的一个被查封,六个豆瓣账号被封了四个。

知乎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说,在用户内容的把关上,该平台除了人工处理以外,反作弊系统“悟空” 和社区管理机器人“瓦力” 两个产品在支持内容的筛选审查工作。“瓦力”系统的作用是对评论区含有辱骂词的不友善评论进行自动识别和及时折叠,同时能够自动识别和处理“答非所问”,对“占坑不答”、“答不对题”、“只放结论不解释”、“拿评论当回答”等低质内容进行处理。

而被水军冲击的新浪微博也在今年年初对外声明称,其话题榜和热搜榜单不再完全基于纯算法排序,而是引入人工干预,算法只用作内容挖掘,确保内容的全面性,比如控制明星娱乐内容的比例,不过度娱乐化。

但水军依然有自己的应对策略。他们会一起探讨“业务”和“技巧”,比如怎么养号,哪些平台比较安全,如何避免账号被封。

学习Web前端开发的齐洁要求手下人,涉及敏感的关键字或者转发不能太频繁,隐去看起来像广告的句子。

当新客户找上门时,她会提醒所有人好好干好这一单。第一单的客户满意度决定了之后还有没有持续的合作。一旦有新人加入,齐洁都会要求他们关注和她合作的微博大V。

揭秘网络水军王国:任务、系统与小兵-E安全

水军任务群

她就像一个喋喋不休的督导。不时在群里提醒所有人 “多互动,多点赞,必须带图”,评论必须在两行字以上。

齐洁的水军队伍逐日壮大,已有上百号人,靠着简单的契约关系,队伍里每天都新的人加入。同时,客户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时候,她会给手下施压,也会给他们一些激励。比如,每个任务结束后,她会在评论区挑出三条篇幅最长的带图评论,作为奖励,而被选中的三个“幸运儿”将会额外获得一元钱红包。

临近开学,水军队伍里陆续有人离开。还有一些大四的学生要去实习或者毕业上班,不能一直看手机做任务。齐洁必须不断找到新的人加入,给老员工打气,“大家多拉点同学哈,一起挣个零花钱” 。

闲暇时间较多的大学生是她想发展的重点对象。如果有人介绍新的会员给她,她通常会额外支付对方5角钱。

小兵

没有任务的时候,齐洁的水军群更像一个大学生交流群,他们热烈地讨论课程,专业,分数。但齐洁的任务一抛出来,众人瞬间回归原位,列队报到。

他们潜入各个社交网络,时而是淘宝上某个商家的客户,时而是微博上某个明星的粉丝,时而是豆瓣上某部影片的影迷,时而是知乎上回答某个问题的专家。

揭秘网络水军王国:任务、系统与小兵-E安全

水军任务群

从他们的指尖源源不断地涌出新的评论,评论裂变式叠加,他们是砌楼的人,像一个个无意识的个体。

至于评论能给客户带来什么,他们并不关心——客户要流量,他们负责引流,譬如充当艺人的粉丝,引导某个社会话题,各取所需,奉行多劳多得。

“一群人一拥而上就某个话题发表意见,或者说就某一个意见领袖的发言,进行围攻或吹捧的行为,对网民的认知的影响都非常大。”网络安全专家李小军说,网络水军主要有商业导向和舆情导向两类。

看着“舒淇素颜”、“徐锦江的儿子北电艺考”、“《谈判官》大结局”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高洋觉得自己“功不可没”。他坚信自己正主导着舆论和事件的走向,“要不说每个水军都是隐藏的高级段子手呢?黑人黑多了,自然出口成章。”

过段时间,齐洁要去一家公司实习,她急着寻找合作伙伴,帮自己放单。不少人蠢蠢欲动,渴望像齐洁那样组建自己的团队,坐拥丰富的客户资源,收入翻番。不过方敏不在这些人中,她自称只想做一个“小小的水军”。放单的人在她看来,“太累了,责任也大”。

操控着齐洁们的,是更庞大和复杂的网络营销公司。在一些水军的论坛和贴吧里,各种水军团队招人的信息充斥其中。

做了半年水军后,高洋已经开始独立接单,有网络营销公司的“大佬”找到他,说手里有些单子,让他放放,一天给他一百。他接到的常是倒手过一道的二手单,让他倒卖一些微博或知乎账户,并组建团队。“战斗”一天下来,高洋觉得挣的虽然是“小钱”,但“有总比没有好”。

没事的时候,高洋混迹在那些水军群里,做任务,发广告,拉人头,他等待着混个管理头衔,而不是一直做“小兵”。他的目标是挣到100万,至于挣了钱,怎么花,他还没想好。现实世界里,他从不跟朋友提起自己水军的身份,如果有人问起,他至多说自己做的是文案。

断断续续, 任务做到晚上11点左右,各个水军组织群相继安静下来,他们各自返回现实世界。

方敏说,刚开始她有种抓住明星把柄的快感。不过,时间长了,她只是麻木地评论,那些不过脑子的话术制造的热点,她发现,最终都会消失殆尽。

方敏说,等到不想玩了,就不做了。

(文中人物姓名均为化名)

共有1344篇相关文章
热门关键词
E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