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2020竞选,民主党和特朗普或共享竞选网络威胁情报?

E安全9月3日讯 想象一下: 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特朗普与乔·拜登紧密合作共享网络威胁和事件情报,两党之间互相交换入侵企图相关的敏感信息和取证。

回顾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这种场景似乎不可能实现,然而这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DDD项目首要计划-成立ISAO

美国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7月推出“捍卫数字民主”(Defending Digital Democracy,简称DDD)项目,提倡在美国竞选活动中成立信息共享与分析组织——ISAO。本月,2016年希拉里竞选经理罗比·穆克和2008年罗姆尼竞选经理马特·洛德斯宣布将ISAO作为DDD项目的首要任务。

2020竞选民主党和特朗普或共享竞选网络威胁情报?-E安全

竞选活动期间遭遇黑客行动之后,共享信息的想法得到大量支持,甚至特朗普也可能会与政治对手合作共享信息,但是,观察者可能会有更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ISAO效仿信息共享与分析中心FS-ISAC

过去二十年年间,美国行业范围内的威胁和情报信息共享受到广泛好评。ISAO是效仿私有部门的信息共享与分析中心,例如金融服务信息共享与分析中心(FS-ISAC),该中心由7000名组织机构成员组成,其中众多组织机构是长期竞争对手,其成员在全球范围内共享实时情报。

FS-ISAC被认为是金融行业走在网络安全前沿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医疗保健、核能和汽车等行业也采用了相同的模式。

美国政治机构是否会在2020年选举的特殊时期,沿用这种模式?

银行、企业和汽车制造商之间的情报共享趋向于造福整个行业。金融和能源公司趋向于将其它公司视为同一独立互连系统的一部分。

开源选举技术研究所的首席技术官约翰·赛贝斯解释称,如果富国银行的尴尬电子邮件暴露在维基解密上,揭露了司法部已经了解的情况,并抨击其实施欺诈客户计划,这样似乎不见得对美国银行有利?美国银行可能会有些许窃喜,也许业务会有所改善,但仍缺乏向对方隐瞒威胁信息的动机,因为做法是相称的,而隐瞒信息是相互的,而隐瞒的下一起黑客行动也许比对方能阻止的黑客行动更糟糕,因此捞不到好处。

而相同的动态模式是否适用于政治组织就不得而知。

2018年国会选举非常关键

如果美国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CCC)的尴尬电子邮件出现在维基解密上会发生什么情况?赛贝斯认为共和党可能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穆克、洛德斯与前国防部官员埃里克罗森巴克一起合作,这三人均未发表评论。

赛贝斯表示, DDD ISAO的成功关键可能会体现在2018国会选举中。如果穆克和洛德斯进度够快可能会起到效果。如果国家政党、及其国会议员和参议员能成立组织机构并证明在不损害参与者利益的前提下提供价值,那么将会继续对2020的选举创造好机会。如果缺乏这样的试验场,2020年面临的挑战性相当大。

E安全注:本文系E安全独家编译报道,转载请联系授权,并保留出处与链接,不得删减内容。联系方式:① 微信号zhu-geliang ②邮箱eapp@easyaq.com
@E安全,最专业的前沿网络安全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全球网络安全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E安全」(EAQapp),或登E安全门户网站www.easyaq.com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