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Facebook数据泄露案主角:我不是间谍,我愿意作证

据CNN报道,为数据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数百万美国人Facebook信息的数据科学家表示,他愿意到美国国会作证,也愿意向FBI告知他为该公司所做的事情。

Facebook数据泄露案主角:我不是间谍,我愿意作证-E安全

图片来自于 CNN

这位数据科学家名为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他在上周末发给剑桥大学同事的电子邮件中透露了这一意愿。他在邮件中写道:“有人认真问我,FBI有没有找我,美国国会的两个委员会有没有找我,英国议会或其他英国政府部门有没有找我。都没有——我估计他们知道我并不是间谍。尽管如此,如果他们找到我,我很愿意作证,坦率地阐述这个项目。”

科根的公司从2014年开始为Cambridge Analytica提供数百万美国人的数据。这些数据是通过科根自己开发的一个Facebook个人测试应用收集的。当Facebook用户参加测试时,他们都会允许科根访问自己的数据,包括姓名、地点、年龄和性别等人口统计学信息,还包括“点赞”历史,甚至一些Facebook好友的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Cambridge Analytica曾经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为特朗普竞选团队服务。

Facebook表示,科根曾经对其透露,他是为了学术目的而收集数据。但把数据提供给Cambridge Analytica却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Facebook上周五暂停科根和Cambridge Analytica使用其平台。

此前有报道称,当Facebook 2015年要求Cambridge Analytica删除这些数据后,该公司并没有照做——但后者否认此事。

“这个星期实在是有点超现实。”科根在发给同事的邮件中写道,“《纽约时报》和《卫报》的记者认真地问我是不是俄罗斯间谍。我试图让他们明白这种想法很愚蠢。如果我是俄罗斯间谍,那就是世界上最笨的间谍。”

Facebook指控科根对数据收集目的撒谎,但科根在邮件中予以否认,他写道:“我从没在项目中声称这是为了学术研究。事实上,我们不遗余力地避免这个项目跟学校纠缠在一起。”

科根称,他最早使用这款应用是为了学术目的,但后来更新了使用条款,并明确表示用户授权科根出售和对外授权这些数据。“Facebook从没对这些变化表示过任何担忧。”他说。

Facebook称,科根的应用最初是这样描述的:“该应用是剑桥大学心理学系一个研究项目的一部分。”Facebook还表示,在把目的从学术研究转为商用之后,科根并未通知Facebook,但他本应直接告知该公司。

科根还在邮件中称,他把3000万美国人的“预测个性分数”提供给SCL,即Cambridge Analytica的母公司。但他随后贬低了自己工作的价值,称这些预测本身无助于根据用户的兴趣发布精准广告。“我们发现,我们提供给SCL的预测,在评估一个人所有5项个性特征时,全措概率达到全对概率的6倍。”他写道。

科根拒绝对这份邮件发表评论。他目前仍然任职于剑桥大学,还经营一家在线调查公司。这家名为Philometrics的公司表示,他们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预测人们对各种问题的观点。

剑桥大学则在声明中说:“必须要澄清的是,尽管名字很接近,但Cambridge Analytica跟剑桥大学没有任何关系。”剑桥大学还表示,他们没有理由认为科根在为Cambridge Analytica服务时,使用了剑桥大学的数据或设施。

Cambridge Analytica上周六在声明中表示,当该公司意识到科根收集数据的方式不符合Facebook的服务条款时,就删除了他所提供的所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