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 >

为什么黑客都不愿被称为“黑客”

为什么黑客都不愿被称为“黑客”-E安全

吴兴民在上课。据广东警官学院官网

浙江在线7月6日讯 黑客(Hacker)曾经是人们对那些具有高超编程技巧,迷恋计算机代码的程序设计人员的称谓。

但很多黑客不再愿意被称为“黑客”,如果一定要,那么在前面加上一个前缀“白帽子”黑客,以作区分。

“过去几年所谓的黑客圈实在是令人发指。”一位黑客说,低龄、野蛮、不计后果,差不多就是现在所谓“黑客”的公众形象,真是说不上光彩。

吴兴民提到了“朽木”(其另一网名为“菜霸”)。这是一个曾经在黑客圈声名赫赫的人物,因为他攻破了腾讯的内部系统,并通过其内部平台找到了公司负责人的手机号码,发短信告诉对方“你们的系统有问题,请和我联系”。那是2006年,“朽木”17岁。尽管事后他声明,攻破系统后并未向任何人提出任何有关钱和物的要求,甚至还告诉了对方如何加强防范。但腾讯依然报了警,后因证据不足,法庭没有正式审理。“朽木”因此成名,但随后淡出了黑客圈。2011年,“朽木”在天涯论坛发了自己在罗布泊的照片,但点击量寥寥。只有圈内的网友留言说,“江湖还有你的传说,而那时,你还只是一个孩子!”去年有网友晒出“朽木”近照,据说在美国生活,衣食无忧,且瘦了很多。

几乎每个黑客都经历过“朽木”那个阶段,何淇丹称之为“黑站的快感”——攻破一个系统,只是为了证明我能。刚摸到门槛的黑客,很容易被黑站的快感所引导,这事儿,何淇丹干过、刘耕铭干过、朱梦凡也干过。“黑站的快感很快就会过去,当我知道我能之后,我想知道为什么我能,更想让别人不能,想更了解计算机本身。”何淇丹说,做一个黑站的黑客只要掌握点黑客工具,每个人都能干,但像他们这种“科班出身”的人接受过计算机系统教育,老干黑站的活儿,那真是太不拿自己当回事儿,“科班出身的,至少得拿计算机科学家的目标激励自己,不过我现在只能算个计算机研究者。”

相比“朽木”,何淇丹他们算是很幸运的,斯诺登事件之后,信息安全越来越受重视,也有越来越多的渠道让对计算机、对信息安全感兴趣的人有正当路径去获得能力认可,比如各种CTF比赛;知名互联网公司公开的漏洞提交平台;各种国内外技术分享会议……你的能力可以获得足够的尊重,并得到一定的经济回报。比如谷歌对一个安卓系统漏洞的奖金是1万美元,且不论高低,至少干净。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当你的能力处在行业顶端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排名第一的答案来自TK(玄武实验室领头人于旸),学医出身,被黑客圈昵称为“妇科圣手”,他说:“艺无止境,诚惶诚恐。”